苏珞瑶丶

双子女。懒癌晚期。
渣渣。小学生文笔。
毫无脑洞∠( ᐛ 」∠)_
all叶党。喜欢叶神性转。求投食!

综漫穿越之美男等我收【NP向】

第九章 完美解决

二节课下课后,千绘立刻跑到讲台上。
“关于这次创立者祭的班级表演……”
千绘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一个平常说她坏话的女生打断了:“我们班级的活动委员又不是你,你在这儿瞎起什么劲儿啊。”
“就是就是,祭奠表演还轮不到你开口吧。”班里三分之一的女生附和道。
自从知道这个女人是个大美女之后,他们班里这帮女生别提有多怄气了。
“请各位大小姐先听我把话讲完可以么?”千绘面无表情但是嘴上还是客气地说着,“我不是让你们准备节目,而是希望可以找两个女生一起跟我表演节目。”
“哈?我们班级节目凭什么让你表演!”一个女生不服。
“我不表演可以啊,你来表演?”
“你……”女生气的直发抖,大声嚷叫,“不管怎么样,我是不会同意的。”
在后排看着的凤心急地准备为千绘说话,却被她飘来的一个眼神制止。自从她真正的样貌暴露在人群之后,他的内心越来越不是滋味了……额……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
“我亲爱的板垣大小姐。”千绘双手环胸,用着极缓的速度朝那个女生走去,整个人散发着极致的女王气息,“你为什么不同意呢?你有什么资格不同意呢?你家又不是学校的董事之一你凭什么不同意呢?班里如果早点决定节目我还会费这些美国时间听你在这儿乱吠么?”
“你说什么?!”
千绘没理她,却用右手食指缓缓勾起板垣的下巴,压低嗓音,用着低沉魅惑地声音说着:“有什么意见,向迹部景吾报告。”
千绘随即又恢复音量,说:“如果有歌唱基础、舞蹈基础和会说韩语的女生请站起来,不多,两位就好。”
鸦雀无声。
嗯哼。千绘扫了一眼众人,耸耸肩,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没事吧?千绘?”凤担心地问。
“看我像是有什么事?”千绘朝凤眨眨眼,以示安心。
“日向你这个贱女人,用了什么妖术迷惑了迹部sama!”可是……似乎有人不愿意放过咱们女主呢。
刚才被千绘压制住的板垣彻底歇斯底里起来,朝千绘大吼。
“什么?这女人又勾上了迹部sama?”
“脚踏凤sama和迹部sama两条船?”
众女生听到后皆是一脸鄙夷地看着千绘,男生们则是不相信,说是迹部缠着千绘女神。(某种意义上正解^^)
千绘慵懒地手托腮帮,半爬在课桌前,翘起二郎腿,另一只手的指尖在桌上敲打着,“呵呵,板垣桑,您应该没忘记您是个上流社会的淑女吧?原来淑女也会用‘贱’这个字?”随即停顿一下,看了一眼门口,娇笑着,“那我昨天跟你说的话简直太正常不过了吧,亲爱的——迹、部、大、人?”
众人“唰”的一下全部朝千绘所看的地方看去,赫然发现,他们的学生会会长,全校女生心中的男生大人,迹部景吾就斜倚在二年B组的门框上。旁边还跟着忍足侑士和魁梧的桦地。
“啊啊,大小姐骂人还真是难看啊。”忍足迷人地声音传来,调侃还是嘲讽,却让人听不出来。
迹部冷眼看着板垣,但是却是对着千绘说话:“女人,你还真会找麻烦。”
“哈?迹部大爷,您是睁眼瞎嘛?”千绘反讽道。
“本大爷是不是告诉过你淑女就要有淑女的风范。呐,桦地?”
“USHI。”
“那我也应该告诉过迹部大爷您,我、不、是、淑、女。”
二年B组的同学们面面相觑,听着千绘和迹部之间的对话,光看两人的眼神都能感受到火花的激碰。
迹部忽略掉千绘的自我辩解,反而走到讲台上,对下面的学生说道:“你们班的班级表演迟迟不上报,我将这份任务交给你们班级里我认识的人也不为过吧?!”
“凤sama不是跟您更熟么?”一位不怕死的少女出声反驳。
“凤一是学生会秘书二是网球部正选,你觉得他有时间和精力再来组织你们班的编演节目么?啊恩?”
少女被说的低下了头。
“总而言之,不想丢你们班级的脸面就好好配合日向千绘的要求。别再让我听到或者看到不服从她要求的情况。”说罢,迹部潇洒地走出了二年B组。
座位上的学生们听到迹部的话后,尤其是女生们,敢怒不敢言,只能把火气闷在心中,用眼刀凌迟着悠闲的千绘。

不过上午放学后,还真的有两名符合千绘要求的女生来找她。
千绘好奇地问:“你们之前为什么没有站出来呢?”
一名略微害羞的少女弱弱地开口:“刚开学的时候我受过板垣那群女生的欺负,心里已经有了一层阴影。所以之前没有站起来,真的很抱歉!日向桑!”还深深地鞠了一躬。
千绘心中了然。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嘛,那个时候不想趟浑水也是正常人的行为,千绘也就没再计较了。
“那你呢?”
“陪她。”另一位姑娘还真是……冷酷呢。
“亚纪酱是被我拉来的啦。”害羞的少女不好意思说道。
千绘耸耸肩。大概又是一个美女救美女,然后成为好朋友的狗血故事。这个节骨眼上,只要能把人找齐她就已经是谢天谢地了。
“今天下午放学没社团活动就跟着我走,有社团活动请假,ok么?”
两位少女点点头。

下午四点。
Krystal舞蹈工作室。
“不亏是千绘的同学,一个比一个漂亮。”中村结月看到千绘带来的两名女生,真是越看越喜欢。
“结月姐,咱能不这么二么→_→”千绘还不留情地吐槽。
“呀!小妮子终于长大了,知道顶撞我了?”结月佯装生气,轻弹了一下千绘光亮的额头。
坏银QAQ千绘皱着一张小脸。
伊藤香织(害羞少女)和小野亚纪(冷酷少女)好笑地看着互动的千绘和结月,不禁对这位美丽的女子产生了新的认识,原来她也有这么逗的一面啊。
千绘招呼着两位少女席地而坐,让她们在旁等待。自己则是打量着结月找来的9名伴舞。男性伴舞不太熟悉,毕竟平时千绘教完课程就直接飞奔回家了。女性伴舞倒是认识几位,一名和千绘还算说得上话的舞蹈老师,还有两名自己教过的学生。
“首先欢迎并感谢大家抽空来到这里。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朝日奈千绘,既是一名高二的学生,也是Krystal舞蹈工作室的一名舞蹈老师。今天将大家找来的原因是为了我的学校创立者祭的表演。本来不用来这么多人的,但是我又将班级的表演节目包揽下来,为了节目的完美,所以找来了大家。”
千绘慢慢地诉说着将他们召唤来的原因,并将自己的表演想法告诉了在座的彼此。
“我觉得少女时代的I GOT A BOY可以更好地反衬惊鸿舞。”一名女伴舞提出了自己的意见。
“我也有想过。但是我觉得不适合,需要的人数太多,准备时间也过于短少。我是一个非常注重原舞的人。你说我没创新也好,头脑老久也罢。我要准备节目,就要准备的尽善尽美。我不打没把握的仗。”

全部解释清楚之后,千绘将每个人的part分工好,让他们回家好好照着视频练习舞蹈的精准度和感觉,并留下他们的邮箱,以方便把她剪辑好的伴奏传给他们。并且嘱咐道,明天下午四点来这里开始合体排练,有课的老师调一下课或者找人代课。因为周六千绘要去将最后一张邀请函送到大阪四天宝寺的手中,来回就要花费将近6-7个小时的时间,所以那天必然是没有办法一起排练了。

送走结月和伴舞们后,千绘开始解决他们班级的表演。
“没想到日向桑竟然是一名舞蹈老师!”伊藤香织崇拜道,“但是刚才日向桑怎么介绍自己是朝日奈千绘呢?”
,“因为我父亲已经再婚,虽然还没有举办婚礼,但是已经登记过。我父亲是入赘,所以我改姓了。至于我为什么在冰帝还叫日向千绘,是因为我觉得我在学校人缘不好,名字别人也不在乎,也就没声明。”
“原来如此。”
“伊藤同学以后叫我香织就可以啦~还有亚纪。”香织看向冷漠少女,对方点了点头。
“好,以后你们叫我千绘就好了~”千绘很开心自己能跟这两个少女结为朋友,虽然性格差异挺大。
千绘将她们三个要唱的两首歌曲的视频用手机放出来给另外两个人看。虽然香织一开始觉得舞蹈让她有些害羞,但只是小幅率的wave,也就没什么了,更何况这两首歌曲那么棒。

“香织负责泰妍的部分,我负责帕尼的部分,亚纪就负责忙内的部分,可以么?”千绘做好分工。
亚纪点点头,表示没意见。
香织则是想了一下:“嗯,我应该没问题。高音我回去练一下就好了。”毕竟是从小就开始学习声乐的人啊。
“关于舞蹈的部分呢,你们能自学下来的就自学下来,学不来的地方我来教你们。”
“会不会太麻烦千绘了呢?”
“不会的,放心吧。”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