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珞瑶丶

双子女。懒癌晚期。
渣渣。小学生文笔。
毫无脑洞∠( ᐛ 」∠)_
all叶党。喜欢叶神性转。求投食!

综漫穿越之美男等我收【NP向】

第八章 沦陷

千绘一回到日升公寓,就碰到了住在同一层的三男要。
要:“妹妹酱今天回来的有些晚啊。贪玩了?”
千绘:“要哥别取笑我了,我可是去做正经事呢。”
要:“说来给尼酱听听?”
千绘做了鬼脸,调皮道:“才不要~”说罢,朝要摆摆手,回到自己的房间。
但是要眼疾手快的抓住了她的手腕,一把把千绘拉到自己的怀中,下巴抵着她的肩膀,魅惑地说:“妹妹酱……不乖哦~”
千绘内心都炸开锅了,表面却还装着一副淡定的样子,“要哥,你可是个和尚啊和尚。和尚可以对女施主做这样的事?”
要听后,声音低沉的笑了出来,“妹妹酱,还真是有趣呐。”

千绘摆脱了要之后,迅速回到自己的房间。摇摇头,稳住心神,换上舒适的半袖和短裤,拿起自己的随身笔记本电脑,盘腿坐在床上,开始剪辑创立者祭上需要表演的音乐伴奏。
她这次表演的节目想当然的就是舞蹈串烧,但是要怎么做才会让观众们觉得精彩呢?她想到了中西合璧,中国古典舞配上k-pop,两种极致,两种极端,却都能展现女性的曲线美。
中国舞千绘选择了极富优美韵味的《惊鸿舞》,虽然其真正惊鸿舞早已失传,但是《甄嬛传》中甄嬛所跳的“惊鸿舞”也可谓是一支不俗的舞蹈,将其轻盈、飘逸、柔美、自如,展现得淋漓尽致。接着音乐突变,转换成了激情且富有活力的k-pop舞曲。千绘选择的是4minute的《what’s your name》,这是一首动感的fantasyhip-hop风格歌曲,舞蹈动作更是动感十足,跟“惊鸿舞”串烧起来做对比,更是再好不过了。

三十分钟之后,千绘揉揉自己酸痛的肩膀,满足地看着自己剪辑的成果,心满意足地笑了。
其实,如果是全身心的投入这件事里去,她也没有那么讨厌在创立者祭上表演了。毕竟表演的节目是自己最喜欢的舞蹈啊~
心境改变的千绘拿起电话,给凤长太郎打了一通电话。
凤:“千绘,怎么有空给我打电话呢?”凤看到来电显示上的名字,一秒钟都不舍得让对方等待,立刻接通。
千绘:“我是想问下,你能帮我告诉迹部一声,我愿意在创立者祭上代表班级表演节目。”
凤:“诶?”
千绘:“你就这么给他说就可以了。”
凤:“……好的。”千绘……什么时候和迹部学长这么熟了?
千绘:“那就麻烦你了长太郎~下次请你吃饭。”
凤:“好~”

千绘挂掉电话之后,又开始思考班级的表演节目,如果只有她一个人得话,实在太过单调,而且不能再之单纯表演舞蹈了,但是她跟班级女生关系又不怎么好,所以舞台剧之类的pass。绞尽脑汁的千绘,最后只想到了唱歌表演。她找到的是少女时代小分队TTS的《babysteps》和《whisper》,两首歌曲都表达了少女对心爱之人羞怯的感情,只不过前者略微凄婉,而后者却甜美温馨。而且,这两首歌的演唱人数只需三人,歌曲中穿插的舞蹈动作也是十分简单,这样就更容易在班级内寻找和她一起表演的人了。
只是,她的人缘,能让她如愿找到志同道合的表演者么?

剪辑好歌曲伴奏带之后,千绘又给自家舞蹈工作室的老板打了一通电话。让她在教学者中和学员中寻找9名伴舞,三名男性和六名女性。
千绘告诉她自己现在的心境之后,老板结月直夸奖她,终于是想开了。说的千绘直冒黑线,她又不是要自杀……另外,千绘表示,由于时间有限,所以希望结月可以在明天前就将人找齐,然后开始排练,并愿意支付出场费。结月随即拒绝,表示出场费她可以支付,让千绘只管表演就好。千绘拗不过结月,只好答应。

正当千绘准备下楼去庭院练习舞蹈时(因为公寓里暂时没有足够空间供千绘跳舞,所以千绘只能到空间富裕的前院),她的电话响了,竟然是个陌生号码。千绘犹豫了一下,接通。
“莫西莫西?”
“女人,听凤说你愿意代表你们班表演节目了?”电话的那头,竟然是……
“迹部景吾?!你怎么会有我的电话!”不会是……
“啊?当然是向凤要的。”
@……%¥#*&千绘第一次在心里唾弃凤长太郎,却不想,对方也是被迹部逼得。
“是又怎么样啦。”
“嗯?你就这么不想跟本大爷说话?”想到这层,迹部突然觉得内心有些苦涩。
“……不是啦,只是我现在要去练习舞蹈啦。不然到时候演砸了怎么办。”千绘轻易的找到了一个借口。
“好吧,今天本大爷就放过你。我会帮你把节目报上去,然后帮你把两个节目的时间错开。”
“迹部,你……”千绘没想到,迹部竟然轻而易举的懂得了她的心思。
“嗯?怎么了?突然爱上本大爷了?”迹部在电话那头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着。
爱你个P啦= =
“我去练舞了,有事明天说!”“砰”的一声,利落地挂断了电话。
另一边,在自家豪华别墅客厅里坐着的迹部,愣愣地看着被挂断的电话,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真是要被这丫头气疯了。

正在房间看书的梓和就算没事也要黏在梓身边的椿,忽然听到庭院外一阵悠扬的音乐,似乎是中国古典乐。被勾起好奇心的梓慢慢地走到阳台,向外看去。只看到一名黑发少女,舞姿轻盈,身形柔软,表情柔美。虽然只是身着一套便服,但已经惊艳四方。
梓看着在楼下跳舞的妹妹,想起上次她的舞蹈,跟今天的反差竟是如此之大,但是却依旧夺人眼球。他略微低头,眼镜不由地泛起一片白光。
椿看到很少被勾起好奇心的梓竟被这样的音乐轻而易举的召唤了去,于是他也快速走到他的身边,随即身体一僵。
正当梓沉浸在少女的舞姿中时,椿特有的声音传进他的耳边:“呐,梓,我们这个妹妹,还真是风情万种呢。”
“椿?”
“没什么。”椿笑了笑,只是他的心里,可不那么想。

这个下午,似乎有人沦陷的更深了。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