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珞瑶丶

双子女。懒癌晚期。
渣渣。小学生文笔。
毫无脑洞∠( ᐛ 」∠)_
all叶党。喜欢叶神性转。求投食!

羽(功夫熊猫沈氏父子cos文案)


孔雀元年。
恐惧与杀戮散落在孔雀城的周围,自建城以来,城墙上从未沾染过如此多的鲜血,天空中也从未盘旋过如此多的死亡,一阵阵箭雨从城墙上射下,攻城梯一个个被搭在城墙上,又一个个被掀开。
城墙上一个又一个卫兵倒在了一把银色的剑下,那朵雪白在充斥着血液的夜晚里显得那么的格格不入。
“父皇,我回来了。”他咬牙切齿的说着。
而孔雀城主却正眼都没给他一个,背过身去。
他的豺狼们已经攻陷了这座城。
而目前他想做的,就是想来问他的父亲为什么当初将他放逐。
回答他的只有沉默,和那个跟当初一样的眼神。
他如疯的一般用刀在父亲的身上捅,鲜血洒满了他的脸和羽毛。
在尽情享受完那个老东西的血液和死亡之后,他狂妄的大笑:“从今以后孔雀城就是我的!你这个老东西20年前就背弃了我!今日我就要让你尝尝这种的滋味!”
城门早已大开,一只又一只的豺狼冲进了城中大肆掳掠,箭雨早已停止,城墙上誓死不降的将士早就已经无力抵抗进攻,徒劳的挥着剑企图拯救这座城池。
30年前。
“大人,大人!夫人生了!”接生婆用布包裹着一个小小的肉球,快步走到早已焦灼不已的城主面前。
言不由衷的喜悦从城主的脸上绽放,这是多么漂亮的一个孩子啊,他安静的睡着,竟一点也不哭闹,从小就异于常人。
10岁那年。
他接连着生病,一场又一场,大病折磨着他的身体和心智,孔雀殿上每日都环绕着一股浓浓的药味,城主每日都在大殿上回踱步,一声声叹息在大殿中随着药香回响,他在华贵的毯子里艰难的咳着,因为体弱多病,10岁就尝遍了百草。城主求遍天下名医都不知如何医治他的病体,每次都只能治病却对他柔弱的身体毫无办法。
12岁。
被嘲笑体弱多病根本无法支撑大业的他毅然的接过了父亲的枪,拿起了一支笔,白天练枪晚上熟读兵法谋略。
愤怒的力量是强大的,强到竟然治愈了他的身体,他拒绝服药,只是每天练习剑术和沈家祖传的枪法,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能让那些嘲笑他的人付出代价。
15岁。
已经开始大肆揽权的他,向一个又一个嘲笑过他的人复仇,他近乎变态的享受着枪洞穿心脏的感觉,看着他们惊恐的眼神,他们部下被自己收编,在他面前唯唯诺诺的样子。
那是他第一次尝到权利的甜头,那是一种美妙的感觉,复仇的快感使他一次又一次沦陷,最后他定下了一个毕生目标:成为第一高手,一统中原!
20岁。
算命师缓缓抬起早被风霜刻花的脸,轻声对着城主低语着什么,虽然声音很小,但是还是被躲在屏风后面他听见,瞬间杀红眼的他暂时抑制了一下心中的杀意,开始密谋一个巨大的计划。
“挡我的路的人都得死,我的霸业不可能被一只小小的熊猫阻挡!”
21岁那年。
竹林前只见一只雪白的孔雀一挥扇,身后无数的豺狼便冲进了竹林,登时间血染竹林,他狂妄的笑着,手中拿起一只火把,丢在了丛生的竹林中,将熊猫一族百年基业化为灰烬。
“敢碍我大业者,死!想反我的,我便诛他九族!”谁也没见过王爷的表情如此的狰狞,充满血丝的眼睛和近乎开裂的嘴角,仿若报了绝世之仇一般,血染红了他的羽毛:“从今以后谁都阻当不了我了!什么黑白战士!你挡不住我!”
他兴冲冲的回到了孔雀城,还没来的及洗掉身上的血迹便去找父王,他迫不及待的要告诉父王,从今以后再也没有人能够阻挡他一统中原的大业了。
话还未说完,他一抬头便看到父王吃惊和失望的眼神,他不解,为什么父王要用失望的眼神看着自己,明明差一点就能一统中原,可那种失望的眼神让他根本没有了继续下去的动力。
听着父亲说自己早已酿下大错,要将他放逐免得他一错再错。
他不解,可是他始终无法跟父亲对视,那种眼神阻碍着他的前进。
那么,就只能除掉了。
他又在心中盘算着另一个巨大的计划。
而他并不知道在竹林的废墟中又冒出了许多小的竹笋,正在生根发芽。
25岁。
他杀了回去,用一把小巧玲珑的匕首刺穿了父亲的心脏,昭告天下他才是孔雀城的城主,老城主昏庸无比,早已不配这城主之位。
在夺得兵权以后,他开始更加大肆略的征战,在征战的过程中,他发现了烟花爆竹的用途不光是观赏,也有巨大的杀伤力,所以就开始让手下的人加紧研制这种武器。
26岁。
神龙大侠出世的消息传到了他的耳朵里,本来是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可当他知道神龙大侠是个黑白相间的家伙时,他知道自己的劫还是来了,不过就算是这样他也不能放弃一统中原的大业,使诈将那熊猫骗来比武后,他一杆长枪虎虎生风,熊猫自然不是他的对手,被打至遍体鳞伤后摔入了湍急的河流中,生死未卜,他暗暗松了口气。
那年,他站在完备的战舰上,轻轻的抚摸着那一杆大炮,仿佛手中攥着整个中原。
而令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那只熊猫竟然没有死,还带着那几个杂种又过来找他的麻烦。
比较起那时候,熊猫的功力大涨,他暗叫不好,随手一发凌厉的暗器将熊猫逼退,点燃了大炮上的引线。
“化为灰烬吧,你是永远不可能战胜我的。”他的嘴角勾起了一丝轻蔑的笑。
炮弹发射了出去,眼看着就要狠狠的撞在熊猫身上将他湮灭,却被熊猫用双手接住了。
不可能。
没有人能徒手接下炮弹!
他一蹬脚便提枪要战,那熊猫却把炮弹完完整整的扔了回来,炮弹狠狠的撞在了船上,连环的爆炸让战舰湮灭在了一片火光中,而他被一块残片击中,用力的坠落在水中。
果然该来的还是来了。
漫天飞舞的白羽昭告着一位王爷的陨落。
不过这样也好,倒是又可以见那老不死的东西一面了呢。

评论(4)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