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珞瑶丶

双子女。懒癌晚期。
渣渣。小学生文笔。
毫无脑洞∠( ᐛ 」∠)_
all叶党。喜欢叶神性转。求投食!

综漫穿越之美男等我收【NP向】

我表示我正在给自己挖坑并且往里跳!【手动再见






本文主角,大概,会玛丽苏。






但是并不会苏的过分。






请放心!






至于为什么开新坑呢?






当然是之前两篇文被我改了之后完全不知道要怎么写下去了【手动再见






因为我是一个完全不写大纲的人呐!!!






============================================




第一章 初遇冰帝王子






“诶?搬家?再婚?”一名娇小的少女口中突然爆出惊呼。






“是啊,姐姐不开心吗?”另外一名身高较高,但是神色娇羞的姑娘不解地看着自家异卵双胞胎的姐姐问道。






“额……没有……只不过觉得突然而已。”娇小的少女摆摆手,“爸爸怎么不也事先给我打声招呼呢。”






“姐姐……爸爸有给我们说过的……”娇羞的少女有些无语地看着自家姐姐。






“千绘酱,麟太郎两个星期前就跟你和小千说了,只不过是你忘记了。”站在娇羞少女肩膀上的小松鼠朱利开口说道。






“啊咧?是这样么绘麻酱?”名叫千绘的少女无意识地歪头问着自家妹妹,自己真的没有印象的说。






“是的姐姐。”绘麻颇为无奈,姐姐健忘的毛病什么时候能好哟。偏偏还只是健忘在生活方面,学习方面的记忆却是异常的好。






“啊啊啊!果咩!”千绘双手合十,举过头顶,弯腰向绘麻道歉,“最近舞蹈教室忙坏了,幸好有绘麻酱的提醒呢~”






“姐姐,你这么忙真的没事吗?”绘麻心疼地看着千绘。姐姐四岁就开始学习跳舞了,十四岁的时候已经获得了舞蹈业余类的十级证书,去年寒假开始,姐姐就开始在某家舞蹈工作室当舞蹈教练,就算现在开学了也会按时去教课。让她这个做妹妹的既骄傲又惭愧,骄傲于自家姐姐这么能干,明明只有16岁,却自己可以独当一面;惭愧于自己的无能,明明比姐姐高大,却因为性格害羞,什么事都躲在姐姐身后,让姐姐照顾着。






“没事的!绘麻酱不许乱想哦~姐姐我可是乐在其中呢。”好歹也是双胞胎,心思多少也是会有些相通,千绘对绘麻那点小心思也知道一点,而且朱利也曾经和自己说起过绘麻的心情。






“嘛,我得赶快收拾行李去了!明天的搬家事宜就麻烦你咯~”千绘拜托着绘麻,明天是周末,正是舞蹈室忙的时候,搬家只能让在家的绘麻指挥了。






“嗯,放心吧姐姐。”






============================================


夜深人静,千绘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明天就要离开这个生活了16年的地方了,好舍不得呢。如果不是绘麻提醒自己要搬家,过着充实而快乐的生活的千绘真的要忘记了,自己所身处的这个时代。






千绘本是现实世界中的一名coser,以cos二次元乙女女主而出名。某天晚上因为被抢劫而被劫匪误杀,醒来之时却发现自己变成了婴儿,这个事实让她异常震惊。






本来无法适应,却在看到松鼠朱利的时候,心忽然安定下来。她记得这个松鼠,前世的时候还cos过它的主人——朝日奈绘麻,也就是她现在的妹妹。






本以为这是那个兄弟战争的二次元世界,没想到小时候的某天,麟太郎的弟弟弟妹带着他们的儿子来家里做客,千绘才晓得自家堂哥的名字,日向顺平。






黑篮啊!曾经让她尖叫的黑子的篮球啊!如果说是巧合的话她才不信好么,而这个猜想在她上初中特意打听过之后得到证实,奇迹的世代,只有黑篮的世界才有的称号啊!






本以为这就是结束,但是在麟太郎两年前带着自己去参加上流社会的宴会之时,千绘才觉得自己简直太天真了。主办方是迹!部!财!阀!麟太郎还把自己转学到了冰帝!






所以说……自己穿越到了一个兄战黑篮网王同时并存的平行世界。这个事实曾经让千绘恍惚着过了好一段日子呢。恍惚到绘麻和朱利以为她被什么脏东西附身了或者是在新学校被欺负了,让他们担心了好一阵呢。不过后来千绘发现自己跟众美男们没什么接触,也就慢慢恢复正常了。毕竟如果跟那么多男人有牵扯的话,日子肯定不好过的。美男来一两个还吃得消,如果一次来一二十个,那还是洗洗睡吧。






千绘从没有妄想过自己能当上女主角,就算穿越了,也不可能。可是呢,老天就是喜欢捉弄你,你越不想怎么样它偏要让你怎样。






============================================


第二天早上,千绘吃完早饭,叮嘱过绘麻之后,便去舞蹈工作室了。






绘麻也迅速将家里收拾干净,并等着搬家公司的到来。一个半小时之后,绘麻带着朱利,走在了新家的旅程上。






============================================


千绘到达舞蹈室之后先开始基础练习。跳舞前如果不拉筋的话很容易受伤的。






“千绘酱,又到这么早啊?”舞蹈室的老板到各个舞室巡查的时候看到了正在练习的千绘,微笑地跟跟她打招呼。千绘呆在自己这个小工作室里教学,真是有些屈才了。






“结月姐,这是我应该做的。”






“最近累么?用不用我给你调下课?”老板结月有些心疼的望着这个小姑娘,一年前她来应聘的时候,自己还以年龄太小为由不采用她。幸好千绘当时坚持舞一曲,再让她这个当老板的决定她的去留。幸好这一舞,让她留了下来。因为千绘,他们舞蹈室的名号也打响了,前来上课的人也越来越多,都是拜千绘所赐。只是也因为如此,特地来找千绘上课的越来越多,她还要兼顾课业,真怕她的身体吃不消,舞蹈再怎么厉害毕竟也是个孩子啊。






“不用了结月姐,忙碌的生活我觉得很好。”千绘摇摇头,拒绝了老板的好意。






“就算是为了梦想,如果身体垮了梦想一样是实现不了的哦。”结月叮嘱道。她并不知道千绘的家境如何,只知道她在冰帝贵族学校上学,因此可见家境应该还是不错。之前她也曾经问过千绘,为何不依靠父母,只是这孩子坚持要以自己的能力和努力赚钱完成自己出国深造舞蹈的梦想,幸好她也有这个能力,自己这个当老板的只好暗暗加薪帮助她。






“嗯哪,我知道了结月姐。”对于这位舞蹈室的老板,千绘十分心存感激。其实在应征这家舞蹈工作室之前,她已经应征了好几家了,只是其他家的老板都觉得她年龄太小,就认定她能力不足,连让她表演的机会都不给就将她刷下。这家舞蹈室是自己选择的最后一家,本想着如果还不行就黯然回家,幸好老天开眼,老板结月同意将她留下,所以老板结月对千绘有着知遇之恩。






“对了,你们学校领导昨天特地来找我谈论创立者祭的表演事项,我准备找你去。”






“诶?”






“你们学校的创立者祭你都不知道么?”结月哭笑不得地看着自己招牌,这孩子要不要这么迟钝?






“额……大概……老师有讲过吧……”千绘有些心虚,自家学校的活动她从来不参与,她可不想没事在那种贵族学校里出头。






“结月姐,我可以拒绝么?”千绘可怜地望着自家老板。






“不可以。”结月故作严肃的样子反拒绝着。这姑娘那点小心思她还不清楚么,这次可容不得她拒绝,一定不能再让她在学校这么默默无名下去,这么好的舞蹈功底,怎么可以不去惊艳众人一次?






“好吧。”千绘听到结月的拒绝之后,美丽的小脸立刻皱成了包子状。






“啊啊啊,对了,今天学生会代表回来找你谈具体事宜的,我先去看其他教室咯~”说罢,结月带着两袖清风走掉了,徒留千绘一人在教室渐渐变成石像。






============================================


下午四点,一辆加长版林肯停在了千绘所在的舞蹈工作室的门外。司机将车门打开,一双身着白色西裤的长腿缓缓落在地上,从车上走下来的是一名高挑的少年,银灰色的中分短发,狭长的丹凤眼打量着眼前的工作室,眼神锐利,左眼的泪痣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迷人不已。只是那张好看的薄唇却吐出让人不甚开心的话语:“还真是不华丽的工作室啊,呐,桦地?”






“USHI。”名叫桦地的高大男生呆呆地回应着。






“迹部,这种地方出来的人真的要在冰帝创立者祭上表演节目么?”一名较为矮小的身材纤细的男生蹦蹦跳跳地走下车,嘴里说的话依旧不怎么好听。






“岳人,说话别那么难听嘛,说不定真的有好节目呢。”另外一名带着眼镜的长相斯文的男生用着他磁性十足的嗓音反驳着之前的少年,只是话语意义不明。






“向日前辈,我觉得这个地方挺好的啊。”一名温柔的少年说。






“长太郎,你那是什么品位,太逊了。”一名头戴帽子的冷酷少年说。






“宍户前辈……”






“下克上。”






“日吉,这种情况你说什么下克上啊……”






“好了你们,走了。”迹部一声令下,领着众男生向舞蹈室走去。






============================================


工作室的前台姑娘看到六位帅哥站在自己面前,惊艳的连魂都丢了。迹部看着毫无动作的前台,眼里闪过一丝烦躁。忍足看到迹部的不耐,出声拉回前台的心神:“你好,请问你们负责人在吗?”






“哦……哦,请您稍等。”说罢,前台打了一通内线电话,将老板结月叫了下来。






结月看到迹部等人也是被惊艳到了,但好在年纪略大定力已控制的不错,所以很快缓回心神:“你们就是冰帝学园学生会的人吧?”






“是的,您就是负责人吧?”忍足回应着,并且向结月介绍众人,“您好,我是冰帝学园学生会副会长,忍足侑士。这位是我们的学生会会长,迹部景吾。这位是我们的学生会书记,凤长太郎,其余的都是我们网球社的正选们。”






“你们好,我是Krystal舞蹈工作室的负责人中村结月。”






“中村桑,我们长话短说。”迹部其实很是烦躁,不晓得自家爷爷怎么会指名这家工作室来担当学校创立者祭的highlight表演。“请问您表演者挑选的怎么样了?”






结月被迹部身上散发出来的冷冽的气息吓到了,她没想到一个高中生竟然有这等压迫人的气势,不过想想,贵族学校的学生嘛,上流社会的人物。她稳住心神,声音不卑不亢:“是的迹部同学,表演者已经选定,但是具体节目需要跟她商定,请你们跟着我过来。”说罢,结月领着众男生来到了千绘教课的舞蹈室门前。






此时的千绘正在教学生学习k-pop舞蹈。前世的千绘除了做coser以外,舞蹈水平也是一流,经常自制一些舞蹈视频上传到网络上,点击率和好评率十分可观。






忍足看着眼前的少女,默默的在心里打了一个分数:少女虽然娇小,但是身材比例完美,前凸后翘,双腿比例更是上乘。看到那双裸露在外的白嫩的双腿,忍足的眼睛不由地亮了起来。






少女神情媚惑,动作性感却不显得卖弄风骚,仿佛那些动作天生就是为她设计的。Pose摆的干净利落,节奏卡的恰到好处,由此可以看出跳舞的人的基本功的扎实。迹部一上来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画面,深深的摄住了他的心魂。






结月用眼角瞥到迹部罕见的发愣的表情之后,掩嘴偷笑着,这次选人真是选对了。






千绘在迹部他们来的时候就发现他们了,毕竟舞蹈室那么大的镜子不是白装的,而且课上的学生的魂儿被那六个男生勾走了一大半,把她气的不轻。但是这并不影响她的舞动,反正又不是她请他们来的。






没过多久,舞蹈课结束了。课上的学生一下课就围在男生附近窃窃私语着。甚至有几个胆大的女生正准备上前要电话号码,只是被结月一声令下,将姑娘们赶出教室,留下千绘和迹部一干人等。






============================================


“千绘,没想到在这儿见到你。”凤长太郎高兴地说着,完全不像平时那个温柔安静的男生。






“长太郎,你怎么在这儿?”千绘惊讶地看着他。她和凤是同班同学,也是她来到这个社会接触的第一位王子。






“我是学生会的书记啊,你忘了吗?”凤叹气道。这小丫头真的太健忘了。






“啊啊啊,想起来了~”千绘恍然大悟,没办法,谁让她平常不怎么接触学校的高层嘛。






“长太郎,你认识这个小丫头么?”向日好奇地打量眼前的小姑娘,身高比他还低一些,说是小丫头一点都不过分。






“是的向日前辈。千绘是我的同班同学。”






“真的假的?!”






“阿啦,学校什么时候有这等美女了?我怎么不知道?”忍足推了推眼镜,眼神魅惑地看着千绘。只是千绘看都没看他一眼。毕竟早就知道忍足侑士的为人,千绘可不想给自己招腥。






“我只是个默默无闻的人罢了。学校那么多女生忍足学长怎么可能会记住我呢。”






“哦呀,千绘学妹这是吃醋了么?”






吃你妹的醋啊,千绘在心里吐槽道,还有谁让你叫我千绘的!






“不是的忍足前辈,千绘在学校都是带着一副黑框大眼镜,把自己的美貌遮了去,所以你才没有注意过她。”凤解释道。






“长太郎!”千绘扶额低吼道,她真是败给这个天然呆了好么!






“啊?我说错什么了么?”长太郎不解地问。






“没有。”千绘摆摆手,都说出来了她还有什么好说的呢。毕竟凤也不是故意的。






迹部看着自己部员和少女颇有打情骂俏的趋势,心里一阵莫名的火涌上心头。声调也不禁冷了下来:“凤,说够了么?今天来可不是为了让你叙旧的。”






“对不起,部长。”凤神情暗了下去,他不是故意的,只是看到千绘真的很激动而已。






“长太郎,迹部没有恶意的。”宍户看到凤黯然的神情,罕见的出声安慰着。






千绘听到自己前世最爱的声音,不由地恍惚了一下。诹访部顺一,自己的本命声优。只是自己再也见不到他了。相反的是却能见到他曾经配音过的二次元人物,感觉有些讽刺呢。






“水仙花,你干嘛凶长太郎啊?我们叙旧跟你又没关系,不想听滚出去好么?”千绘看到自己朋友被凶了,也管不住自己的嘴巴,想到什么就说什么。即使那个声音是自己曾经的最爱。






迹部缓缓地走向千绘,右手突地掐住千绘的下巴,冷冽的话语脱口而出:“女人,你刚才说什么?”






“迹部!”众人看到自家部长发怒了,都为眼前的少女捏了一把汗,惹谁不好非要惹迹部景吾。而其中更为焦虑的当属凤长太郎,他急的都快哭出来了,深怕千绘遭到迹部的暴打。






千绘灵活地甩开迹部的右手,眼睛直盯盯地看着迹部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说:“我说,你不想听我和长太郎叙旧的话,就请你以圆润的方式自动滚出我的视线好么,水仙花。”






“你不怕我不让你参加这次创立者祭的表演么?甚至可以让你在冰帝待不下去。”迹部怒极反笑。






“对于这次创立者祭的表演,我根本就不想参加。另外我也不屑当冰帝的学生,待不下去更好。姑娘我早就不想在那个虚荣攀比心理比天高的学校待了。”






迹部听到千绘的话后哈哈大笑起来,真是个有意思的少女。“本大爷改变主意了,这次创立者祭表演偏偏就找你。反正你也是学校的学生,肥水不流外人田。”






千绘在心里暗暗骂道,搞半天这么个高高在上的帝王是个抖m么……人不可貌相。

评论(2)

热度(18)